當前位置 :首頁 > 統計資料 > 統計分析

統計分析

 

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體系及路徑選擇研究

  內容摘要:本文根據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涵和特點,總結廣東工業經濟發展的經驗和特點,通過與江蘇、浙江、山東的對比,探討推動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路徑選擇,并提出相關政策建議。

  

  

  關鍵詞:工業經濟 高質量發展

 

  改革開放以來,廣東工業經濟總量大幅提升,但對標高質量發展還存在很多不足,在新形勢下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優勢和挑戰共存。為推動廣東“構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體制機制”上走在全國前列,實現廣東工業經濟的高質量發展,本文以“五大發展理念”為指導,結合廣東工業經濟發展特點,參考國家統計局工業司的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體系,建立了包含26個指標的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體系,通過量化的方式,計算出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指數,尋找促進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合適路徑,為省委、省政府和有關部門提供對策建議。

  一、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

  (一)指標選取。根據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涵和要求,本文采用綜合評價法來衡量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水平,結合指標的科學性、客觀性、全面性和可操作性等原則,參照國家統計局工業司的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指標體系,選取代表性指標24個來作為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其中:反映創新的指標5個,反映協調的指標5個,反映綠色的指標5個,反映開放的指標5個,反映共享的指標4個(見表1)。

 

表1 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體系

指標類型

代碼

代表性指標

指標性質

創新

A1

研究與發展(R&D)投入(億元)

正向指標

A2

研究與發展(R&D)人員數(萬人)

正向指標

A3

專利授權量(件)

正向指標

A4

高技術產業產值占比(%)

正向指標

A5

規模以上企業新產品銷售收入(億元)

正向指標

協調

B1

總資產貢獻率(%)

正向指標

B2

產品銷售率(%)

正向指標

B3

民營工業產值占比(%)

正向指標

B4

工業投資效果系數

正向指標

B5

區域工業經濟差異系數

逆向指標

綠色

C1

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噸標準煤/萬元)

逆向指標

C2

單位工業產出工業廢水排放量(億噸/億元)

逆向指標

C3

單位工業產出二氧化硫排放量(萬噸/億元)

逆向指標

C4

單位工業產出固體廢物產生量(萬噸/億元)

逆向指標

C5

單位工業增加值用水量(億立方米/億元)

逆向指標

開放

D1

工業出口貢獻率(%)

正向指標

D2

工業出口交貨值(億元)

正向指標

D3

廣東出口交貨值占全國比重(%)

正向指標

D4

外商及港澳臺資本占實收資本比重(%)

正向指標

D5

外商及港澳臺控股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比重(%)

正向指標

共享

E1

工業全員勞動生產率(元/人·年)

正向指標

E2

在崗職工平均工資(元)

正向指標

E3

勞動者報酬占工業增加值比重(%)

正向指標

E4

工業企業營業收入利潤率(%)

正向指標

 

  (二)模型選擇。熵值法是一種綜合考慮各因素提供信息量的基礎上計算一個綜合指標的數學方法,作為客觀綜合定權法,主要根據各個指標傳遞給決策者的信息量大小來確定權重。在信息論中,熵是對不確定性的一種度量,信息量越大,不確定性就越小,熵也就越小;信息量越小,不確定性越大,熵也越大。熵值法是一種客觀賦權方法,它通過計算指標的信息熵,相對變化程度大的指標具有較大的權重。其基本計算原理如下:

  1.假設評價對象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有n個評價指標,包括m年的數據,可得到每年各個指標的評價指標統計值,其矩陣為:

  

  2.由于各指標的量綱、數量級均有差異,所以為消除因量綱不同對評價結果的影響,需要對個指標進行標準化處理:

  (處理正向指標)

  (處理逆向指標)

  其中為第j項指標值,為第i項指標的最大值,為第i項指標的最小值,為標準化值,不同類型的指標采用不同的公式進行標準化處理。

  3.計算第j項指標下第i個評價值占該指標的比重:

  

  4.計算第j項指標的信息熵:

   

  其中K為常數,為第j項指標的信息熵。

  5.計算第j項指標的權重:

   

  (三)采用熵值法計算指標的權重。根據2007-2017年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各項指標數值,按照熵值法計算步驟,對原始數據進行處理,計算出各項指標的權重(見表2)。

 

表2 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的權重

指標類型

代表性指標

指標權重(%)

權重排序

大類指標權重合計(%)

創新

研究與發展(R&D)投入(億元)

4.2061

11

21.7

研究與發展(R&D)人員數(萬人)

4.0837

15

專利授權量(件)

4.4653

4

高技術產業產值占比(%)

4.5700

2

規模以上企業新產品銷售收入(億元)

4.3985

7

協調

總資產貢獻率(%)

4.0600

16

21.5

產品銷售率(%)

4.4147

6

民營工業產值占比(%)

4.2175

10

工業投資效果系數

4.7395

1

區域工業經濟差異系數

4.0218

18

綠色

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噸標準煤/萬元)

3.7851

21

19.0

單位工業產出工業廢水排放量(億噸/億元)

3.5809

24

單位工業產出二氧化硫排放量(萬噸/億元)

3.7813

22

單位工業產出固體廢物產生量(萬噸/億元)

4.1082

14

單位工業增加值用水量(億立方米/億元)

3.7744

23

開放

工業出口貢獻率(%)

4.4753

3

20.8

工業出口交貨值(億元)

3.8767

20

廣東出口交貨值占全國比重(%)

4.3787

8

外商及港澳臺資本占實收資本比重(%)

4.0031

19

外商及港澳臺控股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比重(%)

4.0423

17

共享

工業全員勞動生產率(元/人·年)

4.1579

12

17.0

在崗職工平均工資(元)

4.2708

9

勞動者報酬占工業增加值比重(%)

4.4447

5

工業企業營業收入利潤率(%)

4.1436

13

  

  根據熵值法的分析結果,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體系的權重分配較為平均。從五大類發展指標來看,創新類指標所占權重較多為21.7%,綠色類指標權重較少為17.0%。從24個具體指標來看,權重在4%以上的有19個,在3-4%之間的有5個。根據熵值法權重越大的指標影響越大的原理,2007-2017年,對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影響較大的指標是創新類和協調類,其中工業投資效果系數、高新技術產值占比和專利授權量指標權重分別排名第一、第二和第四;其次是開放類指標,權重為20.8%,其中工業出口貢獻率和廣東出口交貨值占全國比重指標權重較大;綠色類指標影響相對較小,各指標在24個指標中權重排名在10位以后;共享類指標權重為17.0%,其中勞動者報酬占工業增加值比重指標權重較大,影響明顯。

 

圖1 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大類指標權重占比(%)

 

  (四)計算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綜合指數(HQDI)。據綜合評價指標體系各指標處理后的數值及其權重,采用線性加權法計算廣東工業經濟增長質量的歷年綜合發展指數:

   

  計算得到歷年分類發展指數見表3。

 

表3 2007-2017年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綜合指數(HQDI)

年份

創新類指標發展指數(%)

協調類指標發展指數(%)

綠色類指標發展指數(%)

開放類指標發展指數(%)

共享類指標發展指數(%)

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綜合指數(%)

2007

1.49

8.16

0.92

16.47

1.45

28.48

2008

1.73

7.96

5.41

14.17

1.75

31.01

2009

3.05

3.35

7.33

11.23

3.37

28.33

2010

4.50

9.61

8.47

11.47

6.96

41.03

2011

6.32

9.81

8.72

9.00

5.74

39.59

2012

9.16

11.19

11.35

10.14

6.14

47.98

2013

10.53

12.11

14.21

7.45

7.66

51.95

2014

11.55

9.87

15.71

9.05

9.81

55.99

2015

13.87

9.35

17.03

6.95

12.29

59.49

2016

16.51

8.94

18.66

5.50

13.65

63.24

2017

21.72

10.67

18.25

3.90

15.55

70.08

2017年比2007年提升百分點

20.24

2.51

17.32

-12.57

14.10

41.60

 

   二、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綜合評價及特征分析

  從綜合評價結果看,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綜合指數由2007年的28.48%提高到2017年的70.08%,上升41.06個百分點。從趨勢圖上可以看出,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2007-2010年,呈波動式上升,2010年達到一個小高峰,2011年略有下降1。第二個階段是2011-2017年,呈穩步上升趨勢,其中2017年提升較快,比上年提高6.84個百分點(見圖2)。

 

圖2 2007-2017年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綜合指數趨勢(%)

 

  從反映五大發展理念的5個方面來看,創新、綠色和共享類指標提升較多,協調類指標波動中有所上升,開放類指標呈下降態勢。

 

圖3 主要年份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分類指標綜合指數(%)

 

  (一)創新是推動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第一動力。近年來,在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推動下,廣東大力鼓勵企業開展研發活動,從市場環境、政策扶持、知識產權保護和促進成果轉化等多方面入手,營造“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氛圍,促進工業經濟動能不斷向創新驅動轉換。從創新類指標發展情況看,2007-2017年各個指標發展指數都呈穩定上升趨勢,綜合指數由2007年的1.49%提高到2017年的21.72%,上升20.24個百分點,2017年提高最為明顯,比上年提高5.21個百分點。5個具體指標中,高技術產值占比發展指數波動較為明顯,2007-2010年呈下降趨勢,隨后大幅上升,主要受電子等高技術行業的快速發展影響;其余4個指標發展指數呈穩步上升趨勢,提高最多的是專利授權量發展指數,2017年比2007年上升4.47個百分點。

 

圖4 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創新類指標發展指數趨勢(%)

 

  (二)協調促進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保持穩定。從工業企業的產銷率、民營工業發展和分區域發展情況來看,廣東工業經濟的協調性不斷提升,但是在企業資產貢獻率和投資效果方面,還有待加強。2007-2017年,協調類指標綜合指數在波動中略有上升,提高2.51個百分點;其中:民營工業產值占比發展指數增長最多,提高4.22個百分點;產品銷售率發展指數變化最小,僅提高0.74個百分點;總資產貢獻率和工業投資效果系數發展指數有所下降,分別降低1.46和3.04個百分點。

 

圖5 主要年份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協調類指標發展趨勢(%)

 

  (三)綠色是近年來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主旋律。近年來,廣東工業單位增加值能耗和用水量持續下降,廢水、廢氣和固體廢物的排放量減少,節能減排成效顯著。2007-2017年,廣東工業經濟綠色發展綜合指數呈持續上升趨勢,提高了17.32個百分點;2016年達到近年來的最高點,2017年略有下降,主要是受單位工業產出固體廢物產生量發展指數的影響,當年工業固體廢物產生量略有上升,導致此項指標有所拉低了綠色發展指標的指數。

 

圖6 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綠色類綜合指數發展趨勢(%)

 

  (四)開放環境的變化是影響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因素。2007-2017年,在廣東工業經濟發展內生動力不斷增強的背景下,出口依賴度降低,工業經濟開放類綜合指數持續下降,回落12.57個百分點。反映經濟開放程度的各項指標中,工業出口交貨值發展指數穩步上升,其他指標發展指數均呈下降趨勢,其中工業出口貢獻率發展指數下降最為明顯,回落4.48個百分點。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中外資企業工業增加值增長5.6%,低于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7.2%)1.6個百分點。

 

圖7 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開放類綜合指數發展趨勢(%)

 

  (五)完善的共享機制為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持續動力。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目的是為了人民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廣東把工業經濟的發展成果通過有效的機制反饋給企業和勞動者,使全體人民在共享發展中有更多獲得感,從而進一步增強發展動力。2007-2017年,共享類指標綜合指數持續上升,提高14.10個百分點;其中,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發展指數上升最多,提高4.27個百分點;勞動者報酬占工業增加值比重發展指數提高4.02個百分點;工業企業營業收入利潤率發展指數提升相對較少,提高1.65個百分點。

 

圖8 主要年份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共享類指標指數趨勢圖(%)

 

  三、廣東、江蘇、浙江和山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對比分析

  作為沿海經濟大省,廣東、江蘇、浙江和山東(以下簡稱“四省”)的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情況各有特征。采用“五大發展理念”的各項指標(由于各省公布的數據不同,所選的指標與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綜合指數的計算指標略有不同),對比分析四省在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和共享方面的發展情況,從總體上看,四省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廣東在創新驅動和對外開放方面優勢較為明顯,節能減排成績顯著,在協調發展和成果共享方面仍需進一步提高。

 

表4 廣東、江蘇、浙江和山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情況對比

 

 

廣東

江蘇

浙江

山東

創新

研究與發展(R&D)投入(億元)

1676.27

1657.54

935.79

1415.00

研究與發展(R&D)人員數(萬人)

58.51

87.26

41.47

37.45

發明專利授權量(件)

38626

40952

26576

19404

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研發機構數(個)

11834

23564

10137

4528

規模以上企業新產品銷售收入(億元)

28671.41

28084.70

21396.83

16313.42

協調

總資產貢獻率(%)

12.98

15.42

7.72

14.20

產品銷售率(%)

97.06

98.85

96.63

98.80

工業固定資產投資(億元)

11051.68

16544.02

9097.00

26398.29

區域工業經濟差異系數(產值計算)

1.16

0.53

0.67

0.49

綠色

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增速(%)

-3.75

-7.80

-3.70

1.20

單位工業產值工業廢水排放量(萬噸/億元)

0.91

1.31

1.88

1.07

單位工業產值二氧化硫排放量(噸/億元)

22.77

52.98

35.53

74.98

單位工業產值固體廢物產生量(噸/億元)

387.08

678.82

652.03

1493.65

開放

工業出口貢獻率(%)

24.83

14.95

17.32

5.79

工業出口交貨值(億元)

32240.68

23299.50

11540.13

8612.67

出口交貨值占全國比重(%)

27.36

19.77

9.79

7.31

外資企業數(個)

12665.00

10055.00

5322.00

3727.00

共享

在崗職工平均工資(元)

63778.35

68140.36

62630.41

54908.33

應交增值稅(億元)

3417.11

-

2007.19

3162

平均用工人數(萬人)

1417.84

1111.84

690.30

522.37

工業企業營業收入利潤率(%)

6.49

6.75

6.83

5.85

 

  說明:本表為2016年全年數據,數據來源于各省統計年鑒,工業相關的數據口徑為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是指年主營業務收入2000萬元及以上的工業法人單位。江蘇2016年未公布工業廢水排放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和固體廢物產生量數據,因此采用2015年數據代替;江蘇未公布應交增值稅數據。

 

  (一)廣東創新驅動工業經濟發展在四省中提升最快。從反映工業創新驅動發展的各項指標來看,廣東研發經費投入總量大,2016年,廣東全社會R&D經費投入2035.14億元,總量首次超過江蘇,位居全國首位,同比增長13.2%;R&D經費占GDP比重達2.56%,同比提高0.09個百分點。規模以上工業企業R&D經費投入也略高于江蘇,是浙江和山東的1.8和1.2倍。在高強度的研發投入下,廣東工業經濟創新驅動力增強,2016年廣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新產品銷售收入達28671.41億元,超過江蘇在四省中位居第一。近年來廣東發明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呈現逐年上漲趨勢,且廣東的發明專利成功率(專利授權量和申請量的比率)較高,2012-2016年平均成功率為31.1%,江蘇、浙江和山東分別為17.1%、29.8和17.3%。

 

圖9 2012-2016年廣東發明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情況

 

  近年來,四省在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數量上差別不大,2016年均超過4萬家,但各省企業研發機構數差別較大,江蘇一直處于較高水平。2016年,廣東工業企業研發機構數增長迅猛,比上年提高80.6%,增幅在四省中最快,首次超過浙江。

 

圖10 2012-2016年四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研發機構數

 

 

  (二)廣東的工業出口貢獻率最高。廣東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地帶,在推動我國對外開放過程中擔任著排頭兵的作用。近年來,隨著國際經濟形勢的變化導致的出口減少,廣東工業出口貢獻率有所下降,但仍保持較高水平。從出口交貨值的總量來看,2016年,廣東規模以上工業出口交貨值達32240.68億元,比江蘇、浙江和山東分別高38.4%、179.4%和274.3%;廣東出口交貨值占全國出口交貨值的比重分別為27.36%,位于全國第一。從外資企業數(包括外商投資和港澳臺投資工業企業)來看,2016年,廣東規模以上工業中外資企業有12665家,比江蘇、浙江和山東分別高26.0%、138.0%和239.8%。

  (三)廣東工業經濟的節能減排成效顯著。近年來,廣東作為經濟大省,在資源環境保護方面也獲得了明顯的成效。從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增速來看,2016年,廣東、江蘇和浙江分別下降3.75%、7.80%和3.70%,近年來三省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都呈下降態勢;只有山東略有提高,增長1.2%。從單位工業產值工業廢水和廢氣排放量來看,廣東在四省中最低,2016年,廣東單位工業產值工業廢水排放量為0.91萬噸/億元,比四省中最高的浙江(1.88萬噸/億元)少一半;廣東單位工業產值二氧化硫排放量為22.77噸/億元,遠低于江蘇、浙江和山東。從單位工業產值固體廢物產生量來看,廣東相對較少,2016年為387.08噸/億元,分別是江蘇、浙江和山東的57.0%、59.4%和25.9%。

  (四)廣東工業經濟發展的協調性有待增強。廣東工業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工業企業集聚性強,大部分的大型工業企業和競爭力較強的創新型工業企業集中在珠三角地區,這種集聚性在促進產業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帶來區域發展不平衡問題。廣東珠三角與粵東西北地區的工業經濟發展差異,明顯大于江蘇的蘇南、蘇北地區的差異。2016年,廣東按照各市工業產值的離差系數計算的區域經濟差異系數為1.16,比江蘇、浙江和山東分別高0.63、0.49和0.67。從總資產貢獻率和產品銷售率指標來看,廣東低于江蘇和山東,高于浙江;從工業固定資產投資情況來看,四省中山東最高,是廣東的2.4倍。

  (五)廣東工業經濟在稅收和就業方面貢獻較大。在工業經濟發展成果共享方面,四省有著不同的特征。廣東在企業應交增值稅和用工人數方面數量較大,2016年廣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本年應交增值稅為3417.11億元,高于浙江和山東;平均用工人數為1417.84萬人,分別是江蘇、浙江和山東的1.3、2.1和2.7倍。從反映勞動者報酬的在崗職工平均工資來看,廣東低于江蘇,高于浙江和山東;從反映企業獲利情況的工業企業營業收入利潤率來看,2016年浙江最高為6.83%,廣東為6.49%,山東較低為5.85%。

  四、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SWOT分析

  (一)優勢。經過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發展,廣東工業經濟積聚了強大的發展力量,對于推動高質量發展具備了一定的優勢。

  一是工業經濟總量大,在全國工業體系中舉足輕重。廣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培育了廣州、深圳這個兩個世界級大都市,擁有以東莞為和佛山為代表的國家制造業創新城市,廣東工業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將是建立在高總量水平上的高質量發展。2016年,廣東全部工業增加值為32650.89億元,在全國各省市中最高,占全國工業增加值的比重為13.2%。廣東工業行業門類齊全,大類行業基本實現全覆蓋,產品種類豐富,部分產品產量在全國市場的份額較大,2017年,廣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共生產彩色電視機8399.88萬臺,占全國比重為52.7%;手機80163.04萬部,占全國比重為42.4%;微型電子計算機4338.56萬臺,占全國比重為14.1%;汽車321.06萬輛,占全國比重為11.1%,其中轎車158.82 萬輛,占全國比重為13.3%。

  二是工業經濟創新驅動發展基礎好,走在全國前列。從本文用熵值法計算的廣東工業經濟創新驅動發展指數來看,創新類發展指數近11年來提高了20.2個百分點,占高質量發展綜合指數提高點數的48.7%。廣東工業企業研發投入大,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研發機構數量多,促使廣東工業企業創新成果顯著,科技部門數據顯示,2016年,全省科技企業孵化器已達634個,眾創空間達500個;全省高新技術企業總量超過19000家,居全國第一;高技術產品產值超過5.9萬億元,占工業總產值的39.0%;工業企業技術自給率達71.0%,科技進步貢獻率超過57.0%。

  三是民營經濟活躍,大型工業企業發展勢頭好。近年來,廣東工業經濟中民營企業蓬勃發展。2017年,用熵值法計算的“民營工業產值占比”發展指數為4.22,在24個指標發展指數中排第六;規模以上工業中民營工業產值占工業總產值的比重超過一半,達52.2%;規模以上工業中民營企業增加值增速為10.6%,高于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平均水平3.4個百分點。廣東工業企業中具有一批競爭力強的大型企業,這些企業帶動作用明顯,抵抗風險能力強,為廣東工業經濟平穩發展提供了良好的保障。2017年,全省主營業務收入最大的50家工業企業收入達到 31260.04億元,占規模以上工業的23.3%;主營業務收入超10億元的工業企業有1639家,占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總數的3.5%,其主營業務收入占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達到56.5%;有9家企業主營業務收入超過1000億元。2018年7月發布的《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顯示,廣東的上榜公司有12家,涉及工業的企業包括:華為(通訊設備),廣汽(汽車)、美的(家電)和正威(金屬材料)。

  (二)劣勢。通過對廣東工業經濟2007-2017年各項指標發展情況的分析,加上與江蘇、浙江和山東的對比,可以發現廣東工業經濟在高質量發展上還存在一些短板。

  一是區域發展不協調問題突出,影響廣東工業經濟均衡發展。廣東工業經濟的“不平衡”體現在珠三角地區和粵東西北地區發展不平衡,“雙轉移”政策實施以來推動了粵東西北地區工業園區的發展,但是轉移的大部分產業是較為低端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其中還有部分含有污染和高能耗的特征,粵東西北地區的產業轉型升級還需進一步推動;“不充分”體現在粵東西北地區的工業化進程緩慢,工業經濟總量不大,特別是大型企業數量少,競爭力較弱,2017年全省主營業務收入最大的50家企業,僅有5家在粵東西北地區,其主營業務收入占比為6.1% 。

  二是產業結構不夠優化,產業高級化發展有待提高。廣東工業經濟中低端產業占比較大、新產業還不能挑起經濟發展大梁的問題依然存在,部分核心技術、關鍵零部件和重大裝備受制于人。廣東工業產業結構中勞動密集型企業還有還有較大的比例,從工業企業平均用工人數來看,廣東遠多于工業經濟體量相當的江蘇。從主要行業的從業人員和產出占比來看,2017年部分行業的從業人員占比大于增加值占比,其中: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從業人員占比為13.5%,增加值占比為10.8%;紡織服裝、服飾業從業人員占比為4.5%,增加值占比為2.2%。

  三是人才資源相對不足,影響廣東工業經濟創新驅動發展。相對于廣東研發經費投入的快速增長,廣東研發人員投入略顯不足。2016年,廣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R&D人員數為58.51萬人,比江蘇少28.75萬人;2102-2016年,廣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R&D人員平均增長3.0%,低于企業研發經費投入的平均增速(11.7%)。從企業產品和技術創新來看,全國企業創新調查顯示,2014年廣東工業企業中同時有產品和工藝創新的企業占比為18.8%,低于江蘇(24.1%)5.3個百分點。

  (三)機遇。作為全國改革開放的先行地和試驗區,廣東的經濟、社會整體水平已經站在了一個新的歷史起點上,正處于由原來規模快速擴張的機遇轉變為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的機遇。廣東工業經濟在取得偉大成績的同時,也要把握好當前的國際形勢,充分利用國內發展的契機,形成新的、持續的增長點。

  一是“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等戰略的實施,為廣東工業企業提高全球競爭力創造了機遇。廣東作為“一帶一路”的戰略樞紐,具有經貿合作中心、創新引擎和重要主導者的“多重功能”,廣東的電子信息、家電制造、運輸設備制造、家具制造等產業在國際上具有較強的競爭優勢,能夠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良好的帶動作用,將產品和投資輸出到沿線國家,開拓新的市場,拉動新的需求。粵港澳大灣區包含了珠三角的9個城市,是工業經濟發展實力最強、活力最高的區域,其規模效應和產業集群競爭力已經具備世界級大灣區發展雛形,對比京津冀、長三角這兩個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有明顯的區位優勢,為廣東工業經濟發展提供更加開放、務實、高效的平臺功能;位于大灣區的工業企業可以借助建設“世界級城市群”的機遇,增強創新驅動發展能力,同時輻射和帶動粵東西北地區的企業發展,提升廣東工業經濟的整體實力。

  二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釋放的國內市場內需,是促進廣東工業企業進一步轉型升級的機遇。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動下,居民的消費較快增長,消費升級態勢明顯。2017年,廣東居民人均消費支出24819.6元,比上年名義增長5.8%,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4.2%;廣東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003.3元,比上年名義增長8.9%,扣除物價因素,實際增長7.3%。從收入和支出的增長情況來看,廣東居民的消費能力還有一定的提升空間。在國內需求數量增長和質量提升的刺激下,廣東工業企業必須持續推進轉型升級,深化供給側機構性改革的成果,進一步加大科技投入,提高研發投入產出水平,提高產品品質,樹立品牌,提升產品競爭力和市場適應力。

  (四)挑戰。今年以來,世界經濟繼續改善,但是分化態勢明顯,經濟發展面臨的不確定因素較多。國內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穩中向好態勢趨于明顯,但是從影響工業增長的“三駕馬車”看,經濟運行持續向好的形勢不容太樂觀,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的傳統問題依然突出。

  一是投資拉動對工業經濟增長的影響。工業投資力度不足,影響了廣東工業經濟的發展動力。從工業投資效果系數來看,用熵值法計算的該指標的發展指數在波動中有所下降,2017年在24個指標中排名第19。從工業固定資產投資總量來看,2016年廣東僅分別為江蘇、山東的66.8%和41.9%。

  二是國內外消費需求增長緩慢對工業生產的影響。在世界經濟復蘇基礎仍不牢固,國內經濟增長由高速轉為中高速的環境下,需求增長緩慢、結構性需求不足是影響工業企業生產增長的重要原因。2018年二季度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景氣調查數據顯示,在問及“本季度企業生產能力利用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時,認為是“產品需求減少、訂單不足”的企業占70.9%。

  三是國際環境對廣東工業出口的挑戰。近年來廣東工業出口形勢嚴峻,從廣東開放類指標發展指數的情況來看,用熵值法計算的該類指標的發展指數由2007年的16.47下降到2017年的3.90;其中出口貢獻率持續下降,其發展指數2017年最低。一些國家繼續使用傳統的貿易保護手段并重新制定更加符合自身利益的經貿規則,阻礙了世界經濟的復蘇進程,例如今年“中美貿易戰”對廣東工業企業出口的影響逐步顯現,其中“中興”事件影響較大,波及廣東整個電子行業的增長,“中美貿易戰”對廣東經濟的后續影響還需進一步關注。

  五、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路徑選擇

  (一)樹立高質量發展理念,是貫徹習總書記對廣東指示精神的重要內容。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廣東在構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機制體制上走在全國前列。廣東是經濟大省也是工業大省,要構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體制機制,必須充分考慮工業經濟發展的特點,通盤考慮、著眼長遠、突出重點、抓住關鍵。一是要完善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體制機制,提高資源的配置效能,推動資源向優質企業和產品集中,推動企業優勝劣汰。二是要營造有利于創新的環境,推動創新要素自由流動和聚集,使創新成為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動能。三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供給體系質量,以優質的制度供給、服務供給、要素供給和完備的市場體系,增強發展環境的吸引力和競爭力。四要加快形成促進綠色發展的體制機制,發展綠色低碳循環經濟,提高綠色發展水平。五要縮小粵東西北與珠三角發展差異,加強企業協調機制,加大輸血力度,增強其造血功能。

  (二)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是推動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核心動力。今年8月,廣東省人民政府下發了《關于強化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進一步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深入發展的實施意見》(粵府〔2018〕74號),為進一步優化創新創業生態環境、充分釋放全社會創新創業潛能提供了政策保障。實現工業經濟創新驅動發展,一是加大對工業企業的研發經費和人員投入,構建創新生態系統。企業、科研機構和金融資源是創新生態系統的重要元素,工業企業是創新的主體,研發經費和人員投入是保證企業創新能力的基礎;科研機構具有較強的研發能力,要加強高等學校創新能力建設和加快培育發展新型研發機構;企業的創新活動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要打造以創新鏈為中心的金融生態系統,重點解決創新創業融資難問題,加速研發成果和創業人才在廣東的集聚。二是加快企業研發成果的轉化,促進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相銜接。要充分利用廣東工業經濟市場化程度高的優勢,緊緊圍繞解決科技與經濟“兩張皮”的問題推動科技創新體制改革,重點強化科技同經濟對接、創新成果同產業對接、創新項目同現實生產力對接、研發人員創新勞動同其利益收入對接、產業科技與金融對接,促使創新成果向生產力的轉化。三是加大創新引領“三新”經濟發展壯大,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廣東工業經濟中“三新”(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經濟的發展較為活躍,要充分利用現有優勢,大力發展先進制造業和高技術制造業,推動“三新”經濟在工業領域進一步發展壯大,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四是積極打造開放創新高地,推動創新國際化進程。充分利用中新(廣州)知識城、中德(揭陽)金屬生態城、中德(佛山)工業服務區、中以(東莞)國際科技合作產業園等國際科技合作重大平臺和產學研協同創新平臺,為廣東產業轉型升級提供強大的科技服務支撐;通過華為、美的、金發科技等高科技企業在全球的創新布局,積極在歐美發達國家設立研發中心,吸收全球人才加盟,形成全球性的研發體系,融入全球創新網絡,全面提升企業全球競爭力。

  (三)加快促進協調發展,是保持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工業經濟的協調發展,包括工業企業協調發展和區域協調發展兩個方面。工業企業的發展要在高效率的情況下完成,企業的生產和銷售、資本的投入產出、不同類型的企業發展機會等要匹配;工業經濟發展還要實現區域內的平衡、充分發展,縮小各個經濟區域的發展差異。一是提高企業的生產效率,促進企業往高水平發展。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優化產業結構、提高產業質量,優化產品結構、提升產品質量;優化投資結構,促進資源整合,促使各類資源更加有效的向實體經濟匯集;建立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促進各種類型的經濟主體有序發展,推動民營經濟的進一步發展。二是促進珠三角和粵東西北地區工業經濟協調發展。一方面提升珠三角地區工業企業的技術含量,發揮珠三角工業企業創新引領和產業拉動的作用,做大做強骨干企業;另一方面加快粵東西北地區的發展,積極推進工業企業由珠三角地區向粵東西北地區轉移,充分利用粵東西北地區優勢資源和優勢產業,逐步形成新增長點和特色產業集聚。

  (四)保持建設資源友好型社會,是實現工業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必要途徑。廣東近年來大力實施節能減排,著力開展污染治理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在推進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過程中,必須繼續堅持“綠色工業”發展的道路。一是加強工業節能,實施高耗能行業能耗管控。按照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逐年下降的目標,嚴格把控高耗能行業的能源消耗,推廣使用節能與清潔生產技術。二是大力推行新能源,促進新能源產業發展。廣東的風能、太陽能、天然氣和海洋工程等都具有一定的產業基礎,要進一步提高新能源使用的占比,改善能源消費結構;廣東的新能源汽車發展勢頭較好,要依托廣東汽車產業現有技術和市場優勢,促進新能源汽車的研發和生產。三是推進工業污染物減排,加強污染物處理。嚴格環保準入調控,落實"三線一單"(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底線、資源利用上線和環境準入負面清單)約束;要加大對工業廢氣、廢水、固體廢物等的處理,減少對環境的危害。四是大力發展綠色制造,構建現代綠色制造體系。通過開發綠色新產品、建設綠色工廠、發展綠色園區、打造綠色供應鏈、壯大綠色企業、強化綠色監管等措施,促進工業企業的“綠色發展”。

  (五)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是為工業經濟持續注入活力的外在源泉。改革開放以來,廣東都是工業出口大省,近年來出口對廣東工業企業的拉動作用雖然有所減弱,但其總量和占比仍然較高。廣東工業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必須要進一步擴大開放,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并重,積極參與到國際競爭中去,構建更高水平的開放型工業經濟。一是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推動廣東工業企業在沿線國家布局。強化廣東的戰略樞紐功能,推進中白工業園中國(廣東)光電科技產業園等境外重點園區建設,支持組建走出去產業聯盟,鼓勵企業參與沿線國家基礎設施、信息網絡、智慧城市及能源資源建設項目,以工程帶動裝備、技術、標準和服務走出去。二是抓住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大機遇,提高廣東工業企業的創新水平和競爭力。科技創新是粵港澳大灣區未來主攻方向,香港和澳門有有很好的原始創新的能力,在特有的條件下配置全球創新資源的能力也是在大灣區里最強的,而珠三角地區在把科技成果轉化成生產力上,是世界幾大灣區中優勢較大的,要把香港、澳門、廣州、深圳打造成一個綜合的、世界級的科技創新中心,把科技成果轉換成工業企業的生產力,轉換成企業的競爭力,更好地融入國際市場發展。三是提高工業出口產品的技術含量,促進高附加值的產品出口。廣東工業企業要把出口產品類型從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轉移,增加高技術產品出口比重,擴大自主知識產權、自主品牌和自主營銷產品的出口,從而獲得更多的利潤。

  (六)堅持共享發展成果的機制,是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最終目的。經濟發展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人民,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要依靠人民,并將發展成果與人民共享。一是更加注重人才的作用,發揮人在工業經濟增長中的核心地位。通過加大人才引進力度、提高工業企業人員薪酬待遇、營造良好發展空間和氛圍,促使各層次的人才都能聚集在廣東,為廣東工業經濟發展提供人力保障。二是建立完善的收入分配機制,防范收入差距過大。堅持工業企業從業人員收入增長和工業經濟增長同步,勞動報酬提高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健全科學的工資水平決定機制、正常增長機制、支付保障機制,完善最低工資增長機制,完善市場評價要素貢獻并按貢獻分配的機制,不斷縮小收入差距。三是讓企業獲得更多的發展成果,推動企業可持續發展。通過調節稅收、加強補貼等方式,推動工業企業的利潤率提高,特別是對于小微企業和科技型企業,要認真貫徹落實各級政府關于促進小微企業和科技型企業發展的各項政策措施,在發展的過程中給與必要的支持。四是縮小企業和從業人員的區域收入差異,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優化產業和勞動力布局,縮小珠三角和粵東西北地區企業利潤和人員收入方面的差異;特別是粵東西北地區要做好基礎設施建設,改善企業的生產經營環境,提高勞動者的生產和生活環境,讓工業經濟發展成果惠及更多的企業和人民。

  

 

 

  

   

供稿單位:工業交通統計處             

撰    稿:劉智華 邱國祥 林 瑜        

潘符顏 李奕思 王學良       

王慧艷 唐正茂 盧甲戎       

  

 

1 主要原因是2011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統計口徑由原來的主營業務收入500萬元提高到2000萬元及以上,導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數量有所下降,部分指標在總量上減少。


附件1: 評價指標體系及指標解釋.doc
附件2:主要年份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值.doc
附件3:2007-2017年廣東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各指標發展指數(%).doc




 

相關鏈接:
北京赛车pk10开奖现场视频 体彩p3 极速6合开奖规律软件 新浪足球即时赔率 重庆时时彩7码计划方法 青海快3走势图十三走势图期解 奥安信怎么赚钱 天津快乐10分钟走势图 时时彩组三组六杀号经验 福建快三推荐预测号码 雷速体育怎么开直播间 青海快三走势图的跨度 开修理厂能赚钱吗